我们唱着的歌

就像当年新谣创作者的纯真和执着,宝翠和她的团队,耗尽心力,到处寻求赞助,只为了追求心中的梦想,把我们曾经拥有、在独特环境下、由一班爱音乐、爱华文的年青人,为我们留下的民间音乐历史,用一套记录片,把他们的努力、心血、感情和挫折,留影留声定格在数码影片中。
记录片从一群南大生,从文字上的诗到能唱出来的诗乐,记载着南大无奈关门的伤痛,开始了校园歌曲的前奏曲。教育制度上的转型,华校出身的中学生,突然来到全以英语教学的初级学院,新谣创作抒发了心中的茫然和对华文的不舍,一支支的校园乐队合唱小组成立了,一首首新谣在翻字典拼功课之余诞生了。
那20年华校生一步步的走入历史,华校今天已经荡然无存;八十年代出生的已经不知道华校为何物,还好有新谣,让新一代认识华文也可以那么美丽的记载着当年华校生的风华和才气,并孕育了我们今天好几位在国际乐坛上发亮的作曲人和歌手。
以现代说法,那是“软力量”。在韩国大力打造韩流来吸睛吸金之前,英美的流行歌曲文化已经收买了全世界的歌迷,英国的“披头士”,瑞典的ABBA,美国的Carpenters 等等好几位著名歌手,带动了我们华校生听洋曲学英语的热潮。
今天中国以庞大的人口,不难找出好歌手好音乐人才的优势,投入大量的资源制作了一套又一套高素质的“软文化”电视综艺节目。拜电脑网络的方便,以及他们刻意的经营向外输出,中国的好声音可以说已经是传遍全球有华人的地方。
今天我们也有好歌手好音乐人,已在海外建立了地位,如歌手孙燕姿、林俊杰、阿杜、陈洁仪、蔡健雅、巫启贤等人,音乐人如梁文福、李伟菘、李偲菘、许环良等,国人对他们也很熟悉。但他们的光环,名成利就的收获,并没有带动新谣再度掀起热浪。
我们不断的在担心,学校靠着考试来强制学习华文,抹杀了兴趣和学习动力,让华文水准低落又低落,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利用我们本来就有的“软力量”,让新谣吸引学生的兴趣,让21世纪的学生赋予新谣新的生命力。
新加坡人已经习惯政府的带动,复办新谣节需要官方的支持,学校里更要大力的推动学生创作属于我们的歌曲。今天我们有更好的条件,没有理由新谣就只存在宝翠执导的《我们唱着的歌》,应该把我们唱着的歌,让全世界的人一起唱。
复兴新谣,发掘我们的软力量,让学习华文更有热忱,或许是官方应该有动作的时候了!
IMG_0149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文章导航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d 博主赞过: